当前位置:主页 > kj118直播开奖 > 正文
《沦落天涯终断肠》他带兵救走宠妾把发妻独留敌营她笑得痴狂
发布机构:本站原创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8-10

  小伙伴们大家好!我是小编小染,很多朋友都爱看网络小说,但是小说看多了,不知不觉就书荒了:“感觉都没小说看了,书荒好难受啊。”作为一个老书虫,小编也是非常明白大家的感受。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:《沦落天涯终断肠》他带兵救走宠妾,把发妻独留敌营,她笑得痴狂

  简介:《沦落天涯终断肠》他带兵救走宠妾,把发妻独留敌营,她笑得痴狂!在他是身下,是谁那玉冠白袍的身影,带着玉兰花的香气,刺痛了我身心

  入坑指南:竹汐拼命摇头道:“小姐,你骗人,奴婢要嫁人离开你,这里就剩你一个人了,陛下是不会让其人进来的,他现在......现在......和以前不一样了,他恨你......”“你不是刚说了,我们会好起来的,到时就像以前一样啊。”我浑身无力,挣扎着想坐起来,“别哭了,扶我起来,把窗户打开,我想看雪。”“小姐,打开窗户会很冷的,外面的雪很小,要不奴婢再多放几个暖炉,就在屋里写字吧。”竹汐扶起我,劝我道。我坚持想坐在窗边看雪,哪怕只是零星的小雪。竹汐见无法说服我,只好将我扶到窗边坐下,道:“小姐,奴婢把那件最厚的貂皮裘衣,拿来给你披上。”我点头道:“好。”等竹汐去取貂裘时,我自己打开了窗户,一股寒风灌了进来,只觉寒冷刺骨,让我整个人都清醒了,不再总是昏昏欲睡。庭院的墙边,仲怀的尸首已不在了,只是墙上和地上的血迹已变得污红。看惯了太多的杀戮和鲜血,已明白在这乱世人命就如草芥,可一想到仲怀也已死了,自己应该也没多久的活头了吧。仲怀,我常说你傻,我自己何尝又不是这样。仲怀,你先等着我,要不了多久在黄泉我们又会相见的。竹汐取来貂裘,见我已经打开了窗户,吹着寒风,慌忙将貂裘披到我身上,“小姐,你不可以这样受寒的,你忘了御医说的,不要命了吗?”我拢了拢貂裘,笑道:“没事,帮我泡壶热茶来。”竹汐还是不放心地帮我把这件厚貂裘外袄穿好,道:“不愧是沧月国最好的貂裘,穿上又暖和,又衬小姐的肤色,陛下赏给小姐时……”竹汐忽然手抖的说不下去了,我知道她口中的陛下是说得沧月皇帝明烈。明烈被慕容权的人砍下头颅时,她和我就站在离明烈几步之遥的地方。血口是从后颈砍开的,鲜血瞬间喷出,还是热的溅在了我的脸上,竹汐的衣衫上。明烈在临死的那一瞬,眼睛始终望着我,像是早知道会这样,唯一不舍的就是我。可我一直都是恨他的,从刚开始的恨之入骨,到他死时恨也没减轻过,但那恨里却夹杂着些了连我自己也说不清的什么。我安抚竹汐道:“过去的事不要想了……”

  简介:他是当朝亲王,淡漠无情。她是相府嫡千金,集美貌与超凡医技于一身。二人阴差阳错相遇,力挽狂澜扭转乾坤。

  入坑指南:即使,他低调到近乎极为的渺小甚微,渺小到近乎毁灭,他还是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,肉中刺。迈入寝殿,站在榻前。他挑眉看着窝在锦被里的夏简昭。女子睡得酣甜,就像一个孩子一样,睡颜十分的可爱。心底的复杂情绪涌动着。突然发现,与他同枕而眠的她,才是与他最亲近的人。但这位唯一的,与着自己有干系的王妃....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居心?他只是一个残废。她看上他的什么了?好端端的太子妃她不当,偏要来当他的王妃?他无法说服自己不去怀疑她的别有用心..处境如此,这不能不让他浮想连连。朝前迈了一步,他掀开被子躺下来。身体的疲倦,丝毫不逊色思绪的疲倦。锦被里温暖的气息包裹住他冰凉的身体,寒凉的心顿时觉得温暖许多。他侧过身子将人拥进怀里。此刻,觉得安稳。以前一个人也习惯,而从她进入王府以后,他貌似忘记了一个人的时候,是如何入眠。夏简昭迷迷糊糊的闻到了那股淡淡的暗香。挣扎着睁开双眼。一张盛世美颜赫然出现在眼前。她忽闪着羽扇般的长睫。“殿下...你回来了?..”声音落得很轻言只是随口一问,却让少年的心弦狠狠的一颤。这么多年,没人像她这样问过自己。冷暖自知的日子里,他都已经忘记了被人关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深邃的瞳孔里,绽放着有些看不懂的惆怅。他深深的凝视着她,半晌之后,才微微点头。轻轻的从鼻翼里面发出一个:“嗯”的音节来。夏简昭梨涡浅浅的笑着,看上去醉人极了。她朝他这边靠了靠,有些黏人的感觉。少年讶异的发现,他竟然已经不排斥她与自己的接触。“殿下今日一定累了吧。”夏简昭的声音很细很好听。温柔得像是缓缓流动的泉水。南勋低低一句:“你怎么知道爷今日累了?”夏简昭道:“听你的心跳就能听出来啊……”闻言,少年好看的剑眉轻轻的蹙了蹙。他没有说什么,只是将被子拉上来一些,给她盖得严严实实的。“你先睡,爷去沐浴。”话落,他起身离开了房间。房里的银色月光都已褪去,天渐开亮。夏简昭抬眼望了望俊得惨绝人寰的俊颜,朝他怀里蹭了蹭。昨晚他去沐浴之后自己都睡着了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。

  简介:太历二十二年,至亲蒙辱,幼子惨死,她的善良换来的是夫君无情,长姐无义。 这仇,这怨,只能以血来还!一切重来,她不允许自己的命运被操纵! 这一世,她要手刃仇人,也要享受一世的锦绣福缘。

  入坑指南:易南出奇的有些扭捏,吭吭叽叽半天才道:“那个……虽然以后未必是个什么情境,此时你既然收留了我,我现在便是你的丫头了,若是……若是有什么事,你,你尽管吩咐。”说着说着脸就红了。易南的身手不错,若是不遇上高手,随机应变还是够的,李殊慈心里早已有数,也有了打算,好笑道:“哦?这样的话……你倒是说说你会做什么?”易南的脸更红了,想了想道:“那个,在下……额那个,我,我打架挺厉害的,骑马射箭也都行……”说完了,又十分懊恼,一个闺阁小姐要她打架骑马射箭做什么!斟酌一番又说:“还会些医术,虽然不精,普通的病痛确没什么问题的……”看李殊慈一脸纠结思虑,易南愈发的觉得自己没用了,李府这般的家族,以自己医术还未必赶得上李府中常驻的大夫。她倒是对用毒十分擅长,可是这一点她不敢说,说了李殊慈也用不到。没想到紧接着就听李殊慈问:“你会医术,想必也是会用毒的吧?”医毒相通,单看你钻哪一方面罢了。李殊慈这么聪明,肯定知道,这么猜也是正常。让她惊讶的是,李殊慈比她还要小两岁,不仅处事极为冷静,头脑清晰,常常都是一针见血。易南愣怔的望着李殊慈,她知道崇南的女子和大夏的女子不同,甚至区别十分的大,在大夏,女子可以随意的在街上行走,不避生人。可以骑马射箭,上山打猎。可以延医问药,养蛊制毒。可崇南的女子,听说她们从小养在深闺,虽不至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也不过访亲文友,出门也需要个正经名头的。为何她遇见的这个居然如此胆大包天,与众不同。不过,换句话说,若李殊慈是个寻常闺秀,今日也不会帮她了,易南是很相信直觉的人,她决定信任李殊慈。想通如此关节便口齿伶俐多了:“大夏沼泽遍布,蛇蝎虫蛊多不胜数。药医和毒医更是地位平等,所以大夏人多少都是会用一些毒的。在下不才,正是个中高手。”

  你还喜欢什么作品?欢迎来留言!今天的推荐到这里就结束了,上面的推荐都准备好加入你的书架了吗?如果喜欢小编的介绍,可要多多转发哟!欢迎大家在下方留言区留下评论和点赞,同时也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小编,小编会每天给大家推荐小说哦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